前言:

“一直想写一篇回忆自己20年的人生的文章,却一直下不了决心。也正好以今年的20岁生日为契机,决心就是来得这么奇怪……我给自己设定的完成的最终期限为2017-03-17,也算送给自己的20岁生日纪念礼吧。”——2017-03-10

起初的时候我确实是这么想的,然而,果然不久之后事情就多了起来,各种各样的事情,课程数量和难度的增加导致了这篇文章的搁置。看在我对大学生活越来越疲于应付的情况下,明年的这个时候再接着写吧……
都一个月过去了我才把它发上来……也许我真的是很忙吧……

**2016-04-12**

正文:

相对平淡的人生其实是挺不错的,没有什么大起大落,大部分时候总是能够快乐幸福,乐观充实,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,不用面对太大的痛苦。挺好,真的,拥有幸福的家庭,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也许就是最大的追求。我也是追求平稳的人生的,只不过,我的追求,是在高中毕业之后才变成如此的。而在此之前,我追求的是大风大浪,波涛汹涌的海洋。

我四岁开始学英语,六岁开始学电子琴。英语还好,我和我弟(表弟)在一起上课,便也不觉枯燥,反而很开心。电子琴却曾经是我的噩梦,我常常被母亲大人逼着每日练琴5小时,重复着我驾驭不了的旋律,追赶着我笨拙的手指所不能达到的节拍。

我幼儿园的时候是个让老师无奈的学生。每天上学,家长转头一走,我就开始嚎啕大哭,怎么劝都没用。刚开始一哭就是一整天,天天如此,后来时间逐渐缩短,只哭半天,但眼泪仍然日日出勤,从未间断过。后来上了大班,才渐渐缩减到几个小时,以致不再狂哭。

有一次幼儿园开联欢会,我那做事从没靠谱过的老妈居然果然忘了给我带吃的。看着同学们都在吃东西,我那个难受啊(也许那时候不知道啥是难受,只是有被社群抛弃了本能感受而已),就不能自已地哭得嗷嗷的……后来同桌的女生分给了我半个她咬过一口的香蕉,我才停止嚎叫。不得不说那个我早已想不起来容貌和姓名的女生真的对我很好,很大方,那一整天都把食物分给我,又代我向别人“讨”或“交换”其他类型的食物。现在想想,我那时还总往人家书桌和书包里塞毛毛虫,真是愧疚。第二天,我俩就因为“间接接吻”的缘故,双双趴在了家里——水痘(谁传染谁已经无从考证了,但我始终觉得应该是她先携带的病菌)。第二天下午,全园放假,假长4周。而我和她,分别在家呆了将近2个月。这是我记忆中的,人生里,被我产生友谊的第一个女生。

继续阅读 >>>